从简单模仿到自主创新,中国零售行业的不少创新如今已走入“无人区”,“世界零售实验室”成为海外同行对中国零售业的评价。

在科技与零售的摩擦中包容与反思

挖掘年轻消费者需求打响品牌

但赵雨思母亲显然并不认同目前媒体报道,赵涛秘书发来的文字内容显示,赵雨思母亲通过律师发出声明,表示她本人一直以来都是慈善项目的支持者。由于她的孩子正处于接受高等教育的阶段,她一直非常乐意支持高等教育慈善项目。经第三方介绍下,赵太太聘请了美国留学教育顾问辛格先生,并结识了他的基金会,当时基金会被陈述为一个有规模、正当、以惠及教育界而成立的非牟利基金。

目前从实际情况上来看,赵涛的话语权似乎最大,他全资控制大得控股。据步长制药招股书(2016年报送),公司间接控股股东为大得控股,全资控股步长(香港)和首诚国际(香港),“大得控股通过步长(香港)持有公司47.4685%股权,通过首诚国际(香港)持有公司8%股权,合计间接持有公司55.4685%股权。”

MS TCM成立于2010年4月,两名董事为高煜和王凌伟。招股书(2014年6月报送)指,由MS TCM提名,高煜于2012年担任步长制药董事。现年46岁的高煜亦系斯坦福大学硕士,还任职于MS TCM的间接股东摩根士丹利亚洲有限公司,担任直接投资部董事总经理。

“‘世界零售实验室’是海外同行对中国零售业的评价。”中国连锁经营协会会长裴亮表示,无论是实体零售、线上零售还是全渠道零售,中国零售业已经从简单的模仿进入了模仿创新阶段,部分领域、头部企业的零售创新走入了“无人区”,而上海是零售创新模式的首发地和聚集地,全国甚至全世界的企业都希望在这里感受零售模式的创新变革。

作为步长制药的创始人,“老爷子”赵步长有二子,分别为赵涛(1966年出生)和赵超(1967年出生)。赵氏兄弟俩在步长制药内部各有分工,赵涛系公司董事长,赵超为总经理兼总裁。

与26年前在新加坡通过针灸疗法治好脑血栓患者引来阵阵掌声不同,这一次赵涛被爆斥巨资贿赂中介,最终导致女儿被斯坦福大学除名。

赵涛显然是步长制药的掌舵者。“我主要是定方向,就是步长下一步到底做什么、怎么走。”最近,赵涛在接受媒体采访时称。这与第一财经1℃记者此前同赵涛接触时了解到的情况一致,彼时赵涛自称为步长制药的“总设计师”,主要把控公司的经营战略和投资并购。

数据显示,上海社会消费品零售总额已经超过1万亿元,全球零售集聚度高达55%以上,位列全球第二,90%的国际知名高端品牌进驻上海。2018年超过3000个国际国内品牌在上海首发,新进的首店835家,国际品牌首店约占全国的半壁江山。

共享全球零售创新的智慧力量

此外,稳心颗粒(9袋/盒)、丹红注射液(10ml/支)和丹红注射液(20ml/支)的销售量比上年分别减少2.81%、24.90%和19.86%。

根据发来的文字内容,他们表示赵雨思实际上一直都拥有优异的学业成绩和课外活动成就,因此通过正常途径申请了一些美国的大学,包括斯坦福大学,并于2017年3月底收到了斯坦福大学的录取通知书。入学之后辛格先生建议赵太太通过他的基金会向斯坦福大学作出慈善捐款,捐款是用作支付教职员薪金、奖学金、运动培训计划及帮助没有能力支付斯坦福学费的学生。基于辛格先生的陈述,赵太太于2017年4月下旬向辛格先生的基金会捐款650万美元。这个慷慨的举动不仅是为了对学校和学生作出贡献,也是出于赵太太作为一名慈母对雨思的爱和支持。捐款的性质与许多富裕家长一直公开地向著名大学慈善捐款的情况一样,并非网络上流传的贿赂。

在中国大陆的社交媒体平台上,由于赵雨思在LinkedIn领英页面的个人信息已被删除,第一财经1℃记者未能联系上她予以置评。

据悉,此次事件与一名名为威廉·辛格(William Singer,下称“辛格”)的美国人关系重大,而赵涛通过“中间人”摩根士丹利前员工结识了辛格。

2017年6月,赵涛以空中商学院主席的身份,率领12名中国企业家飞抵美国。彼时,美国总统特朗普还会见了赵涛等人。

打响“上海购物”品牌,大众点评昨天同时发布2019年“必逛榜”榜单,并首次在上海发榜。根据榜单,上海共有32家商场荣登“必逛榜”,成为12城中上榜商场最多的城市,占比近两成,科技赋予零售的创新魅力,是这些上榜商场的共同特色。大众点评高级副总裁黄海表示,这将有利于挖掘年轻消费者的消费需求,助力打响“上海购物”品牌。

2012年,步长制药股份制改造,作为公司发起人,摩根士丹利方面的子公司即进入步长制药,成为赵氏家族持股之外持股比例最大的外资股东。

1℃记者发现,辛格运营一家名为Edge College&Career Network LLC的盈利机构,同时还是一家名为Key Worldwide Foundation的非盈利机构的总裁兼首席执行官,前者经营大学入学咨询和准备业务,后者据辛格称是一家“慈善机构”。

第一财经1℃记者调查发现,赵氏家族与摩根士丹利的关系并不一般,后者还是步长制药的重要股东。

第一财经1℃此前与赵步长以及赵涛、赵超均接触过。作为上市公司的掌舵者,赵涛喜欢一身运动装扮,看起来颇为轻松和干练。在交谈中,赵涛思维活络,谈吐大方,快言快语,身边的助理不停为其“圆场”。

马西莫·沃尔普也提到了Amazon Go的案例,他认为,中美两大经济体在零售创新上有不同的发展特色,中国在创新上走得非常超前,而美国的长处在于把新科技传导到消费者,从这个角度上说,双方应该互相学习。

*文汇独家稿件,转载请注明出处。

根据文字内容,当有关辛格先生及其基金会的事宜被广泛报道后,赵太太始意识到自己受到误导,自己的慷慨被利用,而其女儿更成为了诈骗事件的受害者。目前,赵太太和雨思对所发生的事情深感震惊,并已聘请律师处理事件。

据报道称,赵雨思的家长并没有受到美国检方指控。对此,波士顿联邦检察官办公室发言人克里斯蒂娜·斯特林(Christina Sterling)表示,“我只能说,调查正在进行中。”对于赵涛会否因此被美国方面指控,赵涛的秘书张先生并未予以置评。

步长制药绝大部分收入来源曾一度依赖三大核心单品,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和丹红注射液。然而,近年来受到辅助用药政策的影响,这三大核心单品的销量持续下滑。近年来,步长制药又培育了新品种谷红注射液。

据招股书,由步长制药实际控制人家族控制的境外企业多达20家。第一财经1℃记者调查发现,赵涛家族的海外企业大多由其配偶赵晓红及其女儿ZHAO YUCHEN全资持有。赵晓红个人全资持股首诚国际(BVI)、新隆国际有限公司(FLOURISHFIELD INTERNATIONAL LIMITED)等17家境外子公司。

目前的赵雨思仍在求学阶段,通过步长制药披露的公开信息来看,似乎并未见赵雨思触碰家族的制药生意。

赵涛希望将步长制药打造成为国际化的制药企业。出国考察、调研创新药企,成了赵涛近几年工作的主要内容。然而,大船难掉头,业务转型非一朝一夕所能改变。

据称,赵雨思的父母不懂英语,所以需要一个灵活的中间人,这名中间人就是摩根士丹利洛杉矶地区分行的华裔财务顾问吴书军,“赵雨思的父母正是经吴书军的推荐,得以结识辛格。”

招股书显示,第一大股东为步长(香港)(持股47.4685%),第二大股东为首诚国际(香港)(持股8%),第三大股东为MS TCM Holding Limited(以下简称“MS TCM”,持股3.1000%)

招股书披露,赵涛和赵晓红均系新加坡国籍。虽然庞大的产业版图在中国大陆境内,但近年来,赵涛持续活跃在海外政商关系平台。赵涛目前担任以开展“大文化游学”为形式的企业家组织即空中商学院主席。

对于赵氏家族陷入美国招生舞弊案丑闻一事,1℃记者多次联系赵涛的秘书张先生置评,未果。5月2日晚间,张在微信上告诉1℃记者,美国方面的律师即将发布消息。5月3日中午,张秘书发来的一份文字内容显示,650万美元是向斯坦福大学作出的慈善捐款,而非巨额贿赂款。如果以上属实,这一事件会否出现反转,尚未可知。

报道称,在学生ZHAO YUSHI(赵雨思,音译)的家人向辛格支付了巨额款项之后,她于2017年春季进入斯坦福大学,主修东亚研究专业,“赵雨思的父亲系中国地方富豪,步长制药董事长赵涛。”

步长制药可谓是中国A股医药圈的一朵“奇葩”,2016年以55.88元/股的发行价上市,此后股价犹如过山车一般大起大落,曾一度攀上百元的高峰,但又迅速回落,后跌破发行价。截至2019年4月30日收盘,步长制药股价仅有31.91元,总市值282.83亿元。

据1℃记者观察,作为年轻人,赵雨思喜欢玩直播。此次丑闻被中国媒体曝光后,赵雨思在斗鱼上长达1小时30分钟的直播视频在社交平台上被广泛传播。

“正如联邦法院程序已明确指出的那样,通过辛格的基金会来斯坦福帆船计划的总金额为77万美元。我们不知道77万美元中的任何一项是否是据报道给予辛格的650万美元的一部分。”斯坦福称。

国际零售协会(FIRA)主席马西莫·沃尔普(Massimo Volpe)深有同感,来自纽约的他对这里的移动支付、30分钟到家服务等模式特别感兴趣。他认为,全球零售企业对数字化都很关注,中国市场做了很多与国外市场截然不同的探索。更重要的是,上海就是一个试验场,全球创新都可以在这里发生,然后应用到各国市场。

据第一财经1℃记者了解,赵雨思算是步长制药掌舵的赵氏家族“第三代”成员。步长制药由赵雨思的爷爷赵步长及其父亲赵涛一手创立。

今年中国国际零售创新大会的主题有两个关键词——零售与科技,这两者交叠产生的化学反应,有些成功,有些却被验证失败。在裴亮看来,在创新的过程中,一定会有很多争论和质疑,因此需要回归创新的核心价值,创新的意义在于创造新价值。

有报道称,赵雨思的家人是通过摩根士丹利一位理财经理认识了辛格,辛格最终将她“包装”为一名帆船选手,并拿出650万美元中的50万美元向斯坦福大学一位帆船队教练行贿,以帮助她成为体育特长生被录取。

以无人店为例。前几年中国的无人店模式十分火爆,但最近却频频发生危机。相反,亚马逊的Amazon Go却实现了扩张。“一个成功,一个失败,这说明不是技术路线的问题,而是我们没有走通这个模式,可能是因为基础技术不扎实,可能是资本过于盲目,我们走进了误区,就需要反思过程中出现了什么障碍。”在他看来,任何技术创新都必须建立在业务和管理不断优化创新的基础上,很多企业的信息系统、业务流程基础薄弱,也成为企业创新无法达到预期成效的主要障碍。

据媒体报道,摩根士丹利或在此次名校舞弊案中承担了中介桥梁的角色。

5月2日,第一财经1℃记者登录斯坦福大学官网查询,未能找到赵雨思的个人学生资料。有报道称,赵雨思已被斯坦福大学开除,并于3月30日搬离校内宿舍。

第一财经1℃记者在斯坦福大学官网上看到,校方已在5月1日作出澄清,“斯坦福没有从辛格那里得到650万美元,或者从一个与辛格一起工作的学生家庭那里得到650万美元。直到今天的新闻报道,斯坦福才知道这个家庭向辛格支付了650万美元的款项。”

第一财经1℃记者调查获知,摩根士丹利方面与赵涛家族的关系不仅于此。在步长制药上市前夕,摩根士丹利方面的基金曾在股改前夕入股,并成为赵氏家族之外持股比例最大的外资股东。

据报道,此次美国名校贿赂案丑闻中受到指控的33名家长,大多被控向顾问辛格支付数万或数十万美元。辛格在大学入学考试中帮助作弊,抑或贿赂教练或其他官员,以便让这些家长的子女以体育特招生或其他身份进入名校。

面庞圆润、披肩长发,不时发出爽朗的笑声,赵雨思甜美的少女形象引起外界的关注。她在自我介绍时声称是“2021届斯坦福大学学生”,并向网友传授经验,“我想跟大家说,考上斯坦福不是梦,只要你有坚定的目标,努力拼搏,就会实现。”

上海的商业发展得以开放,零售行业是互利共盈的大平台和潜力无限的大市场。阿里的新零售、腾讯的智慧零售、京东的无界零售,都在这里给零售业创新打上了标签。腾讯公司副总裁林璟桦认为,零售业数字化的下一站,是突破人货场的界限,“零售数字化转型的开始,在于打破时空界限来做增量,即使在不开店的时候,在用户没法到店的时候,你也能做生意。”

全力打响“上海购物”品牌,上海要形成与卓越的全球城市定位相匹配的商业文明,建成具有全球影响力的国际消费城市,不但要共享全球零售创新的智慧力量,更要用创新推动全球零售的繁荣。在技术创新不断突破的时代,“上海购物”能从中得到什么能量?

目前,吴书军已被摩根士丹利开除。同时,摩根士丹利发言人称,公司将会积极配合美政府调查工作。

零售业是给人们带来幸福的行业。以人为本的古老行业从未停止过创新的步伐,但不变的是,零售业始终通过商品和服务满足人们对美好生活的需求。

据2018年报指,该公司脑心通胶囊、稳心颗粒、丹红注射液和谷红注射液市场地位突出,四项产品2018年的合计收入达91.43亿元。但依然有出现产品销量下滑的迹象,脑心通胶囊(36粒/盒)销售量比上年减少16.40%,库存量比上年增加195.81%。