求是网评论员为人类走出至暗时刻指明方向

求是网评论员:为人类走出至暗时刻指明方向

新冠肺炎疫情肆虐全球、不断反复,给全球公共卫生安全带来严峻挑战,给各国经济社会发展造成剧烈冲击。与疫情的斗争,不仅是维护全人类健康福祉之战,也是维护世界发展繁荣之战,人类没有退路。

在于成信案中,违法放贷也是专案组的攻克重点。于成信作为行长,在授信方面发挥的作用比较隐蔽,违法放贷的证据掩盖在水面之下,驻中信集团纪检监察组负责同志综合全案情况认为,如此大额不良贷款,很大可能存在违贷行为。经过深入核查,终于通过内审外查查实了于成信、陈鹰接受请托,干预授信项目,违法发放贷款25亿余元、造成重大损失的问题。

被贷款客户“围猎”,也主动索取

2020年8月10日,中信银行哈尔滨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于成信严重违纪违法被“双开”。通报显示,他存在“违规收受贷款客户礼金”的问题。和于成信类似,重庆进出口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蒋斌,“违规接受贷款客户安排的旅游、宴请”;国家开发银行原行务委员郭林,“以明显高于市场价格将自有房屋出售给分行贷款客户”……

违法发放给袁某两个多亿贷款并形成不良贷款,直接导致蒋斌违纪违法问题暴露。该笔贷款从信贷资料上看没有问题,形式审查是过关的。但钱的使用去向实在蹊跷,纪检监察机关介入后,由此入手,深挖细查,发现了蒋斌违法发放贷款及与袁某等不法商人的权钱交易。

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是全球抗疫必须践行的重要理念。人的生命是最宝贵的,生命只有一次,失去不会再来。在指挥中国战“疫”时,习近平总书记多次强调,“保护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可以不惜一切代价”、“为了保护人民生命安全,我们什么都可以豁得出来”。从出生仅30多个小时的婴儿,到100多岁的老人,为挽救每一个生命倾尽全力;从组织为武汉人民供应活鱼,到聚焦“六稳”、“六保”,为呵护人的价值和尊严不懈努力。人民至上、生命至上,是中国抗疫斗争最鲜明的底色,也是中国抗疫斗争取得重大战略成果的根本遵循。当前全球疫情严峻,截至9月24日累计确诊病例超3100万例,累计死亡病例超97万例。在沉重的数字面前,没有任何议程比挽救人的生命更重要;没有了生存权,什么权利都无从谈起。把人民生命安全和身体健康放在第一位,才是遏制疫情蔓延、切实保障人权的应有之举。

蒋斌在忏悔录里提到的袁某,是重庆某融资租赁公司实际控制人。袁某认识蒋斌后,在生活上对蒋斌“关怀”备至:经常带着蒋斌吃吃喝喝、赌博嫖娼;为蒋斌租房、专门从藏区收购高档虫草送给蒋斌;认蒋斌的女儿为干女儿、负责蒋斌全家去海南旅游……袁某慢慢布局,长线投资,再收取“回报”。

福建某企业申请贷款,陈鹰以各种理由拖延,无奈之下,企业负责人送上100万元,贷款很快获批。厦门某公司负责人为了获得贷款,多次拜访陈鹰未果,后经人引荐送上金条10根,贷款审批便“一路畅通”。陈鹰还以低价购买房产再高价出售给客户,以他人名义向客户“借款”,要求客户到自己岳父开办的商店高价购买工艺品。

金融系统反腐正在持续发力。这其中,中管金融企业派驻改革不断释放治理效能。蒋斌涉嫌受贿的问题线索就是由中央纪委国家监委驻中国进出口银行纪检监察组在核查中发现并与重庆市纪委监委联合查办;于成信案件则是监察体制改革后,驻中信集团纪检监察组联合黑龙江省监委查办的第一起分行行长严重违纪违法案件。

袁某在四川的一个酒店项目建设过程中陷入资金困难时,请时任进出口银行重庆分行副行长的蒋斌帮忙批贷款,蒋斌安排下属付强把该项目包装成国际旅游文化贷款产品,满足了台面上的信贷要求。同时袁某和蒋斌商量,想拿多余的贷款资金和他合伙搞融资租赁公司,蒋斌明知贷款资金可能会被挪用,仍然把2个亿的贷款违规发放出去,并收受袁某100万元。

加强团结、同舟共济,是打赢全球公共卫生保卫战的必由之路。疫情以生命作为代价启示我们:各国紧密相连,人类命运与共,任何国家都不能从别国的困难中谋取利益,从他国的动荡中收获稳定。如果以邻为壑、隔岸观火,别国的威胁迟早会变成自己的挑战,唯有团结合作、同舟共济才是人间正道。中国积极投身国际抗疫合作,同各国分享抗疫经验和诊疗技术,向有需要的国家提供支持和帮助,确保全球抗疫物资供应链稳定,为维护全球公共卫生安全不断贡献中国力量。反观个别国家,唯我独尊、甩锅退群,将疫情政治化、污名化,企图推卸责任、转嫁矛盾,严重破坏国际社会团结合作的大局。“山川异域,风月同天。”各国应秉持科学精神,反对政治化、污名化,充分发挥世界卫生组织关键领导作用,推进国际联防联控,相向而行、同心协力,才能打败疫情这个人类共同的敌人。

这段话,来自重庆进出口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原党委副书记、总经理蒋斌的忏悔。从2007年到2019年,他先后任中国进出口银行重庆分行党委委员、副行长,中国进出口银行陕西省分行党委书记、行长,重庆进出口融资担保有限公司党委副书记、总经理,2019年11月落马。

这些与贷款客户吃吃喝喝、私相授受的行为背后,掩藏着深层的腐败问题——信贷审批里的权钱交易。

在与贷款客户的“你来我往”之间,银行的核心权力——授信审批,成了一些人交易的“商品”。

银行信贷审批有严格制度,包括授信调查、授信审查、贷后管理等多个环节,为何却被有些人玩成了“交易”?问题往往出在制度执行上。

关心和照顾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就是帮助各国自己。病毒无国界,只有每个国家都控制住疫情,全球才有共同安全可言,帮助发展中国家就是帮助各国自己。中国全力支持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的抗疫行动,还承诺疫苗“研发完成并投入使用后将作为全球公共产品,优先向发展中国家提供”。国际社会要伸出援手,在减缓债务、援助等方面采取及时和强有力举措,确保落实好《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帮助他们克服困难。

制定全面和常态化防控措施,是世界经济复苏发展的前提和保障。疫情防控是一场攻坚战、持久战、消耗战,不能有丝毫疏忽懈怠;经济社会是一个动态循环系统,不能长时间停摆。如何处理好疫情防控与经济社会发展的关系,考验着各国的智慧和能力。习近平总书记准确把握疫情形势变化,统筹兼顾、协调推进,毫不放松抓好疫情常态化防控,推动分区分级精准复工复产。中国经济发展稳定转好,生产生活秩序稳步恢复,二季度GDP由负转正、同比增长3.2%,成为疫情发生以来第一个恢复增长的主要经济体。中国还承诺两年内提供20亿美元国际援助,助力各国抗疫斗争和经济社会恢复发展。当前世界经济面临“大萧条以来的最严重衰退”,国际货币基金组织预测2020年全球GDP将急剧跌入负增长,增速为-4.9%。各国要在做好全面和常态化防控措施的前提下,有序推进复商复市复工复学,创造就业,拉动经济,恢复经济社会秩序和活力。

厦门集美大学财经学院副院长、副教授陈蕾认为,贷款资金属于稀缺资源,信贷权天然就是被“围猎”的对象。高风险客户给违纪违法分子带来高额收益,却给银行带来巨大风险。

驻中信集团纪检监察组认为,授信项目发生重大风险,要首先从政治上,重点从廉洁上找原因,如执行信贷政策与中央要求是否存在偏差,信贷人员与客户是否有内外勾结、利益输送。“出现数额大、可疑或群众反映强烈的贷款项目,要区分到底是市场因素还是人为干预。”驻中信集团纪检监察组办案人员表示,发现不良贷款审批过程中存在违纪违法问题,要一查到底。

制度执行不力,授信权成了被交易的“商品”

中信银行厦门分行原党委委员、副行长兼风险总监陈鹰从贷款客户身上谋利的手段名目繁多,花样百出。

有些落马干部既被“围猎”,也主动出击,对企业予取予求。

比如,于成信为某私企老板办理大额贷款后,要求该老板以高价购买其名下一套房产,与该房产评估价相差近200万元。为了掩饰权钱交易本质,他在哈尔滨工作期间帮人办事,大多并未当即收钱,而是到深圳审计中心工作后再行“追缴”,其收受的贿赂款中,有近七成是到深圳之后收取的。

从这些典型案件来看,埋下大额不良贷款的风险隐患,往往有贷前调查走形式、贷后监管不到位的因素,而这背后,又时常存在信贷管理人员失职渎职、违法放贷、利益输送等职务违法犯罪行为。

在陈鹰涉嫌受贿数额中,有97.8%都是利用授信审批权“换取”的。他肆无忌惮地将手中权力“商品化”,一手“卖出”授信审批权,一手“买入”巨大风险。厦门某集团负责人曾以空壳公司名义贷款,送给陈鹰100万港元和15万美元,陈鹰无视巨大风险,指使相关审批人员违规放行,并亲自催促放款,最终导致大额不良贷款。

历史的十字路口、发展的关键阶段,需要审时度势、拨云见日的思想引领方向。习近平总书记在第七十五届联合国大会一般性辩论上发表重要讲话,提出面对疫情“要践行人民至上、生命至上理念”、“要加强团结、同舟共济”、“要制定全面和常态化防控措施”、“要关心和照顾发展中国家特别是非洲国家”等4点主张,既凝结着中国抗疫斗争积累的宝贵经验,又针对全球抗疫的难点痛点提出破解之策,犹如暗夜中的灯塔,为人类走出至暗时刻指明了前行方向。

莫道春光难揽取,浮云过后艳阳天。疫情终将被人类战胜,胜利必将属于世界人民!

与陈鹰在授信方面有明确职责不同,蒋斌、于成信作为行长,不参与“前台”的具体工作,他们在信审方面的权力,主要是在最终环节行使一票否决权。但他们想出各种办法绕过制度,在贷前调查阶段就充分发挥自己的影响力。蒋斌主要是通过控制两名“前台”下属,来实现自己的意图。于成信干预授信的手段,则是“独创”对公授信准入制度,把行长在信贷审批环节的最终决定权前置。他擅自规定1000万元以上授信项目未经其本人同意,不得进入审查审批环节。甚至在信审会讨论授信项目时,于成信经常推门而入,在信审会上发表影响委员独立判断的倾向性言论。

“袁某通过多年的感情投资来拉拢与我的关系,一步步把我拉上了他的贼船,我逐渐习以为常,甘于被围猎,犹如温水中的青蛙,浑然不觉其潜在的风险。”

中信银行哈尔滨分行原党委书记、行长于成信从企业身上捞钱的手段则更加“迂回”,办案人员总结了他的四种“手法”——居间斡旋型、拉长战线型、假托交易型、提供服务型。

值得注意的是,对顾清良的受贿指控,有6项是为银行客户单位提供贷款便利、信托通道业务渠道。这并非个例。近年查处的不少银行系统领导干部身上,都有一个突出问题:与贷款客户发生权钱交易。

陈鹰作为风险总监,首要职责是执行制度、管控风险。但制度的刚性在他的操控下荡然无存,他肆意践踏授信审批制度,随意简化审查流程、加速审批进度,强行审批通过不符合条件的项目。在审批厦门某两个集团企业贷款期间,陈鹰明知各企业间的关联关系,却刻意隐瞒、拆分授信、越权审批,要求审查部门出具失实的审查报告,并主导信审会审议通过。

“没有于成信,分行不会沦落至此。”有哈尔滨分行员工这样表示。于成信干预授信项目,产生大量不良贷款,更带坏队伍,污染生态。一把手腐化堕落、带头破坏制度,给分行风气造成极大损害。

今年以来,纪检监察机关以“三不”一体推进的理念思路,严查金融领域腐败问题。

严查不良贷款背后的权力滥用